chapter4 困于邗谭(by 常宜子)

时间:2018-8-28 作者:常宜子 分类: 日记

如果不是张曈,我必将大难临头,直到听小狐狸告诉我,原来张曈的父亲张侨和邗谭的父亲邗邱成是八拜之交,俩人在孩子小时候就定下娃娃亲,虽然听起来有些荒唐,但也不难理解,只是共同打拼下的江山,却因思想不同而分道扬镳,现在彼此都有些后悔,并且他们都相信只有曾经的娃娃亲才可能让他们重拾友谊,可这份难以推脱的责任却默默的压在了张曈的身上,可当张曈谈起邗谭的糗事,我觉着作为一个男人,他简直猪狗不如,不仅到处寻花问柳,把女人搞怀孕,结果还弃之不理。

真是恶心透了这小子,但我却必须照顾他,因为回公司的第二天,我就被录用了,条件就是我要无条件照顾这个病人,直到他康复为止。

这算什么要求,简直无理取闹,但这个祸毕竟是我闯的,责任就该我负,没办法,我要进这家公司,我要永远留在她身边。所以我也必须忍气吞声回到医院,和这个噩梦般的人共处一段时光,说不定他恢复的快些的话就能早早结束这场噩梦,但假如他找我麻烦,那也只能忍气吞声。

chapter4 困于邗谭(by 常宜子)

“给我揉揉脚!”他用略带鄙视的语气对我说,当然我也不甘示弱,怒眼相对。“看什么看,让你揉你就揉,怎么?你把我伤成这样,没追究你法律责任就不错了,现在跑来当义工跟我瞎瞪眼,实话告诉你要不是..”。

“好,我揉”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心烦,如果不答应,这小子一定不会闭嘴,我现在只是有点心烦,只要他不讲话让我做什么都行,揉脚就揉脚没什么了不起。当我慢慢将手放在他的双脚上,瞬间感受到他单薄的脚底板湿哒哒的,用力按下去仿佛带着一股粘稠的味道,臭气熏天。

“你那么大劲儿干什么,想弄死我啊!”这人不仅脾气臭脚也这么臭。“你这脚未免太臭了!恶心的我想吐”“想吐?你要是嫌恶心就先给爷洗洗,正好今天我这一身晦气都是拜你所赐,让你洗洗脚不算过分吧?”

“好,你等着!”我低头从床下拿出盆子,出了病房。来到走廊里,终于还是没忍住,狠狠地朝墙上捅了一拳,难以抑制的怒火像奔腾的野马充斥了身体,可我最后还是安静的打了水,因为医院的走廊禁止大声喧哗。

当我重回病房,邗谭的脸色有些难看。“等你这么久,我需要休息OK?敷衍我只会让你的下场变的更惨,不要以为是你是张曈派来的我就会照顾你,你可是杀人凶手懂么!”

“你说谁是杀人凶手!?”邗谭狠狠的用手指着我,“当然是你!”我缓缓地将放在地上的水盆端起来,“你要干什么!”“给你洗脚啊!”“那你把盆儿端起来是什么意思”“我端起来是让你摸摸水烫不烫,合不合你的胃口”他冷笑一声,“合不合我的胃口要看你打的水好不好,不然你先替我尝尝吧!”

姓邗的突然把水盆向上一抬,滚烫的水立刻泼进我的胸膛,我一个激灵将盆甩开,瞬间水花四溅,我的袜子也全湿透了,我被烫的唉呀直叫,邗谭这家伙却安然的坐在床上幸灾乐祸,我真的是被气昏了,我指着他咬牙切齿道:“你还想再体会一遍被人统计痛击的滋味是么?”

“没事,有种你就砸!”邗谭指着自己脑袋比划着,“你要是敢砸,我绝不还手,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张曈答应了我的订婚,你小子根本不配来将功赎罪,我早就该把你送进监狱呆上几年!”

这时的我似乎已听不清邗谭对我的大吼小叫,他刚刚提到的订婚之事,我不懂,张曈为何要隐瞒。我记得她要我留在她身边,还指定我做她的男秘,有事一定会告诉我的,可现在似乎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唯独我不知道,难道一见钟情是我的错吗?明明是她先主动搭讪的,明明是她要给我机会,如今却将我蒙在鼓里,实在太不公平。

我不甘心。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找张曈问清楚,她对我的付出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我在她心中不过是个小丑,为何偏偏要配合她的演出,那时我又想起来这个公司的目的,一开始是为了赚钱,后来是要把握一个机会,现在却是为了一个人,那就是张曈,当一个身无分文的艺术生在网络上结交了一个女孩,她讨厌大城市的喧嚣,向往诗情画意的生活,她喜欢写诗,而她的每一首诗我都精心配画,她说与我聊天亦能敞开心扉无所顾忌,我一直觉得是她激发了我的潜力。

我捂着阵痛的胸口,走去医生值班室,直到清楚的看到胸前的皮肤起了红色的疹子,我才发现烫的有多严重,他烫的肯定不只有我的皮肤,还有心脏,也逐渐有些麻木了。

被伤过人的大概都有恃无恐。当我重新回到病房,看到邗谭悠闲的削着苹果,“你小心点”他晃了晃手里的刀子“如果不小心被戳到的话恐怕也得像我一样躺在床上”他冷笑一声,“如果被戳到的话,正好抓了你这罪魁祸首”我掀开自己的上衣将烫伤的皮肤露出来,“这都是拜你所赐,我现在也是个病人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也算我早有报应,现在两清了”。

邗谭伸出胳膊,指了指旁边门的位置。“赶紧的,我根本不想看见你知道吗?”我没说话,转身走出病房。

手机响了,是张曈。“他好点了吗?”我抿抿嘴,“他很好,但我很不好!”“别矫情了,什么时候回来上班?”“现在,我想知道您给我安排了什么工作啊”。电话那端似乎陷入沉默,好半天才又传来她的声音,“我想跟你聊聊”。

“我是您的员工,您不用跟我解释”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确实没权利管她什么事,甚至于我有些多余,“可你知不知道,我根本没和他订婚,这种人说什么你都信?”

听到这样的话我有些糊涂,“没事,我马上回公司!”挂断电话,也顾不上胸口的痛了,套上外衣的我急忙离开医院。​​​​

本文作者:常宜子

成为作者:请联系光网烈火客服部 webmaster@lighttp.c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图片、影视、音乐、文学作品均由本站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如果您侵犯了我们所发布的作品知识产权,版权所有人有权依据著作权,要求您赔偿版权人的损失,惩罚性赔偿金额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要求。

本页二维码
网站通过XHTML1.1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CSS3.0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Feed严谨校验


神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