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再见老家(by 常宜子)

时间:2018-8-30 作者:常宜子 分类: 日记

从东北某文化艺术大学毕业的我此时正赋闲在家,家里有位喜欢翘二郎腿的国家干部是我爸,还有一个没几年就要退休的护士长是我妈,这样的家庭组合显然应该生出一个恬雅文静的小姑娘,可偏偏造化弄人,是个带把的,不然怎样呢?自从我爸年轻时跟我爷爷闹过矛盾之后,对“儿子”这个名词始终有所畏惧,他不想重蹈覆辙走爷爷的老路,于是乎他把希望寄托在没出世的我身上,他总说:“生个姑娘多好,不会跟我吵架更不会让我生气,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淘气包来呢?”妈妈就在一旁偷着乐,毕竟他知道爸爸的故事,他的经历允许他有这样的想法。

肖强肖书记是Z市一把手,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可当初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除了学历一无所有,不过在当时能考上大学的人凤毛麟角,他手里拿着的毕业证大概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可他偏偏选择了到边疆支教,这让含辛茹苦砸锅卖铁供他上学的父母很是不满,本想着他可以学成归来开创一方事业,早点结婚成家好给家里减轻负担,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为此爷爷跟我爸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我爸走了,爷爷也声称要跟他断绝关系。

就是这样一位倔强的爸爸,靠着自身的不懈努力,从默默无闻的一个边疆老师变成了现在为市政建设做出卓越贡献的机关干部,家乡人都引以为傲,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我爷爷,没错他后悔了,他后悔当初跟爸爸决裂,也后悔说以后没这么个儿子。可爷爷也是个倔脾气,他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当然也更甭指望他会向父亲道歉了,可不还有我嘛,从小我就被送到爷爷家,爸爸妈妈似乎每天有加不完的班,不过在爷爷家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大概爷爷想要弥补他犯下的过错吧,也或许真的是隔代亲,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爷爷对我真的很好,各种宠溺各种放纵,最终也让我变成了一个比爸爸还倔的人,甚至有时候我会怀疑,其实爷爷是在报复爸爸,毕竟爸爸总说我就是他的克星,从小到大没让他省过心,现在我回来了他却连家都不想回了。

chapter 1再见老家(by 常宜子)

不过话说回来,我这名字也挺随意。听说是妈妈给起的,我妈姓张,单一个杨字,不过她这名字也挺有意思,听说也是她妈给起的,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应该讲是我姥姥给起的,但是我姥姥可不姓杨,因为当时是在杨树下生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又不是当事人,道听途说也就只能当作胡说八道了,可那时毕竟重男轻女思想较为严重,姥爷一看是个女孩,气的连名字都不愿起了,姥姥可怜妈妈也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毕竟孩子还是要有名字的,然后就联想到那颗大杨树,于是就在姥爷的姓后面加上一个“杨”字,不过现在看来,张杨这个名字还是有点太男性化了,这要不是我亲妈,我都不愿相信她叫这个。

这几天我正跟老肖闹矛盾了,要说起因还是我学的这专业。他从一开始就不同意我学美术,直到现在我都毕业了,他还是不愿相信他儿子是个搞艺术的,以前我上学的时候他就经常讲你这专业如何如何,没前途没地位不赚钱云云,我都忍了,对我而言他的话就是耳旁风,于事无补。可现在我不能这么想,我承认我不认同他说的话,也绝不妥协任他安排,但现在我面临的是到社会混口饭吃,所以他想替我的未来着想,想让我有一个好的前程,他想利用他的地位关系等等为我安排好一切,可我不同意,我就是要到大城市里闯一闯,甚至早早做了打算,行李箱里装的是我的画板铅笔和油彩,缺的是一笔钱,最起码是一点路上的盘缠啊,全都没有,看来空有想法是不行的,这事还得找老肖商量一下。于是软磨硬泡的就找上了我妈,我跟她保证我只是去开阔眼界,等过足瘾就回来,没想到她竟然嫌我太飘了,也不同意我去M都。

没办法,只有自力更生了。我先是拿自己在大学攒的零花钱买好了去M都的火车票,最慢最便宜的那种,然后又去超市买了几桶泡面几根火腿,就等白天他们都上班的时候偷偷溜出去,然后招呼都不打就去了M都,想想就刺激,像我这种初生的牛犊还真就不怕虎,任他大风刮得再狠我也要一路向南,直奔我理想的大都市。不过当我坐在火车上,一切似乎变得更加真实,而且具体,上大学的时候我坐的都是地铁,车厢里的人都很有礼貌,不吵不闹没有味道,可这火车跟其他火车不一样,人们似乎来自各个阶层,喧嚣声不绝于耳,还有吃泡面的喝烧酒的,什么都有,这可让我彻底崩了,我一个美术生却看不到一点来自现实的美感,有的只是一把辛酸泪两行,有苦不能说,也没人听我说,只有那一刻我有些后悔了,但我绝不回头,这时手机响了,我一只手扶着行李,一只手从兜里摸出手机。

“你又去哪野混了!?中午也不回家吃饭,赶紧回来,不然晚上也饿你一顿。”“爸,我。我在火车上”“什么!?火车上?这么吵我以为你又去同学家。你说你在火车上,你拿什么证明!”这时火车开始慢慢减速了,可能是到了需要停靠的车站。“前方即将到达F市车站,请需要下车的旅客收拾好您的行李准备下车。”车厢里传来清晰的语音播报。“行啊你小子。你。”“你就气你爸吧,先挂了电话,你爸心脏病又犯了”。我的手突然一阵抽搐,手机不小心掉在地上,拿起来,默默的擦了擦屏,默默的点了关机键,默默的我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对不起,是我的任性让您心病发作。可我还是决定要去M都闯一闯,不然我觉得更对不起自己。​​​​

本文作者:常宜子

成为作者:请联系光网烈火客服部 webmaster@lighttp.c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图片、影视、音乐、文学作品均由本站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如果您侵犯了我们所发布的作品知识产权,版权所有人有权依据著作权,要求您赔偿版权人的损失,惩罚性赔偿金额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要求。

本页二维码
网站通过XHTML1.1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CSS3.0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Feed严谨校验


神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