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 解谜游戏(by 常宜子)

时间:2018-9-6 作者:常宜子 分类: 日记

忿忿不平的我最终还是和邗邱成见面了,可他居高临下的态度惹怒了我,也许有我害他儿子受伤的原因,但这老头却异常冷静,不像我情绪上头就啥都忘了。

言归正传。他把网站的失利归咎给我们,怪我们没有及时制止,而我则认为是他们一意孤行,从而导致一错再错,最终闹得个亡羊补牢为时已晚。甚至他还觉着是我们从中捣鬼,不按正式流程走,对于这点我很明确,是他们一直在否认我们的意见,如果他们都无法认同,出了方案又能怎样?要说我们的工作本是监督,是要求他们照规定办事的,如今这样的关系却在背信弃义中渐行渐远。

“方案一直都有,张总强调过,王董曾多次与贵司岑总接洽,而且就我们负责方案的孔小姐讲,已经多次提交整改方案给你们,并且按照你们的要求做了优化,你们仍不满意,依旧我行我素,请问贵司啥意思,可否解释一下呢?”我理直气壮地反问道。

“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我还想要你们的解释呢!我一次都没看过你们所谓的方案,更没签过任何这方面的文件,我们的产品有问题,你们故意隐瞒,想使我们产生巨额损失才好看笑话不是吗?”邗邱强词夺理地说道。“真有意思,我们故意的?话说反了吧,是你们故意的才对,咱明人不说暗话,你随便差人去查查往来的邮件,好好瞧瞧那时间轴,从接受委托到网站关闭我们几乎每周都有发mail给你们,每次的状态都是已查收,而我们却未收到任何答复,甚至我怀疑你们是否看过,一直都是我们单方面付出,你们并无配合,请问何来的责怪啊?”我直言不讳地问道。

chapter9 解谜游戏(by 常宜子)

“好,你等着!我这就把岑经理叫来。”邗邱成拿起桌上的电话,熟练地拨通号码,“岑经理,来下我办公室”。

约几分钟,门开了,岑经理神采奕奕地拿着文件转着笔走进来,脸上满是自信,“邗总,这位是?”只见她皱皱眉,继而微笑地看着我。

“哦”邗邱成故意拉起长音,向我做出请的手势,“麻烦这位先生做下自我介绍”,稍作迟疑,我便起身与岑小姐握手,“您好!我是寤寐思服的公关代表,姓肖名张”。“您好!肖经理,欢迎欢迎”打过招呼后邗总示意我俩坐下,姓岑的又礼貌性地请我先坐,不得不说她那虚情假意的客套着实严谨的很,我竟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此行的目的便不能落空,于是也不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的我,刚要拾起旁边的文件,她便坐了上来,还不偏不倚地正坐在我的手上,我赶忙抽出手,低头扶住她的腰,“那个,我的文件在下面”她将屁股稍稍抬起,抓我的手硬往下塞,此时我只感到一股温热,但又触电般弹开。没想到眼前这个知书达理的美女竟是个水性杨花的贱货,我抻抻被压皱的文件,将其紧握在手中,“抱歉岑小姐,无意冒犯,还请原谅”再一瞧眼邗总,他似乎颇显尴尬,我只好苦笑道:“咱们谈正事,您看下这是我整理的资料”。

邗总接过文件便细细查看起来,边看边拿笔圈圈画画,不知在搞什么名堂。“你们这份报告有问题”他疑惑地看着我,似乎问题写在我的脸上似的,“方案是不错,可你们指出的点我有点不懂,什么叫视频内容涉嫌版权争议,我们的视频都出自用户之手,而每名用户在使用前都签署了版权协议,那请你解释一下如何涉嫌争议了,而且你们多次提到内容与题目不符,难道也能称为一个问题吗?”

我冷笑一声,“能不能称为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事情已经触犯了法律”。不晓得这个邗总是不是糊涂了,总之仍旧抵赖着,“触犯了什么法律,哪一项哪一条,你能说清楚吗?”这样的对话使我快要没了力气。“说不清楚,可文件上写的很明白,贵司有很多内容是抄袭的,而且不只抄袭,据我了解,你们甚至还把人家的原创信手沾来,我们信任贵司的资质,所以才没有深入调查,可结果是出人意料的,关系搞不定却惹来一身麻烦,知道有多少人举报你们吗?本来是可以蒙混过关的,你们硬生生却把自己给毁了。”

无奈的解释依旧无奈,看来邗邱成果真是不知道这其中原委,毕竟公司转型,这个早期靠出版发家的老江湖也会束手无策,邗谭倒是懂,可他就一花花公子,根本不把心在事业上,我虽羡慕他,但也觉得这人没啥出息。当我疲于应对邗总的招式,岑经理却落在一旁显得异常拘谨,总觉得她有些惴惴不安,莫非刚谈到的内容有所触动?我抱着怀疑的态度瞧瞧,她却刻意回避,确认过眼神,我立刻有了新的猜想,这事肯定与她有关,我记得早期文件里的项目负责人还不是这个姓岑的,后来因为我们公司换了接洽,他们也莫名其妙换了人,看来这件事不仅和她有关,也一定和王董有关,前面张曈就跟我提过他们的关系,应该有暧昧的成分。

虽不能确定猜想的可靠性,但却使我联想到他们的资金数据,从一期投入来看,资金的使用较为均匀,有明细且状况良好,可从三期换人后,资金使用就开始有所偏向,可以明显看到大部分记在了网站的策划和运营上,这种事当然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与我们无关,但问题也应该出在这上面。

试问一个内容性平台,除去最基本的网站建设和服务器成本,所谓的资金投入不是该分到版权上么?就算网站不打算购买版权内容,这么多作者酬劳也该有不少花费,可他们的预算压根没这一项,全部都是些旁的,简称与项目无关的内容,诸如某活动的布置,采办又花了多少,总之不得不生疑,这里面肯定有人捣鬼罢了,而王董作为项目公关却未及时督促其改正确实嫌疑最大,可岑小姐也未尝不是,她作为项目负责人总不能知法犯法,即使撤掉王董后我们已经明确指出问题所在,仍我行我素不知悔改,这难道不是打算串通一气孤注一掷了吗?

晚上回公司汇报,没想到肖颖也在。“打算彻底待这了?”我随口一说,肖颖笑嘻嘻地没说话,反倒张总气呼呼的,“出去这么晚,还有心情开玩笑?”,说的我好生冤枉,本来工作累了一天就没啥心情,现在更是觉得萎靡不振了,估计肖颖看我耸拉着头不高兴了,赶忙过来劝我,“行啦,我们也是担心你嘛,不然谁还饿着肚子等到现在”。

原来竟是我冤枉了张曈。我很愧疚的决定请她俩吃饭,以表达诚挚歉意,张曈满脸疑惑的看着我,“你请我俩吃饭?小子刚挣几个钱就不是你了,这的消费了解吗?” “了解,当然了解,我不仅要请你俩吃饭,还要吃法餐,反正我现在就睡公司,挣了钱就吃吃喝喝,没压力”肖颖扑哧一声笑了,张曈却拿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快成寄生虫了你,说句难听的,你应该多孝顺孝顺你妈!”

听到这我再没忍住,“你笑什么?”我捂着嘴,眼都笑的挤出了泪,“我可不正是要好好孝顺下您二位嘛”说着她便抄起桌上的美容仪要砸我,被肖颖拦住了,只见她慈母般地望着我,“不许妈妈打我的乖儿子”。

天,你们这是要合伙吃了我啊。​​​​

本文作者:常宜子

成为作者:请联系光网烈火客服部 webmaster@lighttp.c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图片、影视、音乐、文学作品均由本站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如果您侵犯了我们所发布的作品知识产权,版权所有人有权依据著作权,要求您赔偿版权人的损失,惩罚性赔偿金额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要求。

本页二维码
网站通过XHTML1.1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CSS3.0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Feed严谨校验


神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