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再遇邗谭(by 常宜子)

时间:2018-9-10 作者:光网烈火编辑部 分类: 日记

又得在昆特待一天,这边的事还真不少,早上要开晨会,邗总竟也参加,可真是够拼的。我就一直等,等他们散会,等他们讨论事情的结果,还有就是,等邗谭。

邗谭一早出院便和他父亲来到公司,只可惜我并不知情,直到张曈打来的一通电话,“你到昆特了?”“嗯”“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本来打算送你过去,顺便跟你聊聊邗谭回去的事”“姓邗的回来了?”“废话,当然!不然你以为昨晚我俩过去干啥了,还不是参加他出院的派对嘛”“你只说去看望他,其余的我可一概不知啊”“懒得解释,总之昆特一定会把事情交给他,你跟他好好谈,别聊崩了,要是他对你态度差点忍忍就过去了,别较真知道吗?”“我可不跟他较真,能气死牛!”“别逗了,一会他们开完会记得友好一点,贺词会不会讲啊?”“还要讲贺词?好好好我不跟你说了啊,他们要出来了”。

挂断电话我松口气,实际他们的会并未开完,但张曈有时是真唠叨,比我妈还能嘱咐,你要是不按照她说的做,她能数落一天,也是真够累的,不如休息会儿,于是我眯了眼睛,半睡半醒,最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后来有人说我还打呼噜,声还挺大,当然这事不怪他们,怪我,一个没注意,人都散会了我还躺在外面的沙发上呼呼大睡呢。最最尴尬的是,我听说邗谭从此经过,他竟没有打醒我,很奇怪,这人到底看没看到,我猜他应该是看到了,难怪我到他办公室第一句就是嘲讽我的话。

chapter11 再遇邗谭(by 常宜子)

“有意思,天天晚上都干嘛呀,累成这样怕不是你们张总交代了什么特殊任务,我说的对吗?”邗谭一副幸灾乐祸的样。

“您说的太对了邗总,我就是每天晚上才忙的飞起,要不说张总咋没时间搭理你呢,有我这样的秘书不就够了,您说呢?”我毫不费力的反击,邗谭被着我,似乎能看到他震颤的肩膀。

转身,抬胳膊,指我。“你过来”。我才不,难不成过去挨打么,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过来!我没力气跟你动手”邗谭落下胳膊交叉在胸前,怎么也不像要开战的样子,确认安全后我走过去,他却一把将我拉到怀里。

“怎么?害羞了?”我推开他,脸涨得通红,“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喜欢..”。“喜欢什么?喜欢你?别闹了,我就是想瞧瞧你的伤,你看我多关心你啊”。

“关心我?没弄死我算好的,虚情假意何必呢,有话直说”我拍拍胸前的肌肉,证实伤口并无大碍,邗谭冲我一笑,“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我可不敢弄死你,毕竟我可不想和曈曈闹矛盾,你呢虽不过是个差使,好生伺候还来不及呢”。

听着就阴阳怪气的,差点给我整吐了。“我懒得跟你唇枪舌剑,我来的目的你知道吗?”“当然,你们张总已经交代过了,让我好好配合肖差使的工作,如若不然..”,“如若不然怎样?”“如若不然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未婚妻呢?哈哈哈哈哈”邗谭怪笑,我却不寒而栗,张曈打电话来难道就是为了提醒我,她已经和邗谭沟通过了吗?这时我的思路已被打乱,顿感头痛欲裂。

邗谭瞅我一眼,呵呵一笑,“你最好也乖乖配合我,别耍花招,不然要你好看!”可我辈岂是蓬蒿人,该小心的人是他,现在证据确凿,我只是好心帮忙调查,其实审核未过之事已经结案,是他们自己捣鬼,不按常理出牌,还屡次犯禁,实在是罪有应得,现在还把屎盆子扣我们头上,还不是为查明真相,追回投资,心思狭隘,羊毛出在羊身上,为何要拉我们下水呢。

不过王董也有过失,虽然他仅作为项目公关一职负责通审,但最后没通过不是一走了之可以解决的,昆特之所以留我,也是害怕最后被判个负全责的后果,所以才硬要绑在一起,好从我们身上逮出点线索来,可我又不傻,作为寤寐思服最忠诚的代表,为公司竭尽全力摆脱罪名是我的责任,虽然昆特到处拿我们做挡箭牌,可还是要抓住他们的小辫子,在最快的时间里拿到充足的证据,打赢官司,赢回属于我们的尊严。

显然眼前的这个人与我想法相似目的一致,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择手段罢了,道同而谋的前提是摒弃前嫌,可无论如何我都感觉不到和平的气息,不过转念一想,是我先把人给砸了,发生这样的事也确实过意不去,直到现在我也没好好给他道过歉,看来是时候展示下宽广的胸怀了。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想好了再脱口,我可不想发火哦”听到这样的质疑,本来酝酿好的情绪全泡了汤,气是不打一处来,“本来想正式跟你道歉的,看来现在也没这个必要了哈”我指着邗谭的鼻子,正准备骂他,邗谭瞬间反击道:“你小子挺狂啊,三番两次出言不敬,你要是在这儿怕是早被开除了”。

“幸亏我不是你这的员工,也不用受你的管制,威胁怕是对我毫无作用,不如认真想想对策,怎么把搞事情的人给揪出来,依法惩治,到时也好还大家一份清白,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坚定有力的回答字字珠玑,邗谭指着自己的头示意他在思考。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饶圈子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倒是想替你们洗脱罪名,但张曈跟我说,她想跟我合作,正如你所说,虽然大部分的责任来自我们,但这个项目的公关是你们做的,如果王大友真心为了网站通审,就一定不会两次三番的放任不管,而岑小姐自然嫌疑最大,她是项目的实际负责人,不可能意识不到版权风险,所以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是为了那笔投资,之所以她如此大胆,和你们的王董也脱不了干系不是吗?听说这个人抛售股份,已经离开董事局了?那还真是不谋而合啊,最近岑小姐也准备辞职呢,因为处于调查阶段,公司暂时驳回了她的申请”。

“那不代表掌握了足够的证据”邗谭疑惑似地看着我,“他们这样做对自己有利,趁我们还未掌握足够的罪证,逃之夭夭,一旦查出事实真相,人财两空又有何用呢?”

邗谭慢慢向我走来,将手搭在沙发上,俯下身子,凑近我的脸,“那你说要怎样?”我撇过头去,用低哑的声音说道:“留下他们,不管用什么办法”。

邗谭扳过我的脸,我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好,那就依你所见,虽然我只是怀疑,但确实应该留下这两人,破点财倒是小事,可听说最近那些被抄袭的网站突然没了声音,我感觉一定有什么蹊跷,要么是捣鬼的人良心发现,要么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你觉着呢?”

端起邗谭刚泡好的茶,“嗯,这茶好香啊!”邗谭笑了,从桌下拿出一个红色的罐子,“这叫冻顶乌龙,是真正采自台湾的冻顶山,百里挑一的绝世好茶!”我不禁有些陶醉,不过脑子还算清醒,撂下茶杯,翘起二郎腿,“茶倒是好茶,可还不到品的时候,现在不抓紧的话,怕是等业主上门就惨了,网站关了不代表人家没留存证,得尽快搞清这俩斯文败类干的好事,查出到底是哪出了问题,我们也好择清责任,不然到时这账算到谁头上,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邗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本文作者:常宜子

成为作者:请联系光网烈火客服部 webmaster@lighttp.c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图片、影视、音乐、文学作品均由本站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如果您侵犯了我们所发布的作品知识产权,版权所有人有权依据著作权,要求您赔偿版权人的损失,惩罚性赔偿金额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要求。

本页二维码
网站通过XHTML1.1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CSS3.0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Feed严谨校验


神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