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 战前准备(by 常宜子)

时间:2018-9-12 作者:常宜子 分类: 日记

趁中午吃饭的档,我约了张曈见面。百无聊赖的等待,窗外却不知不觉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如同我此刻的心情,平静之下亦是焦急和不安,似乎离真相越近就越感到迷茫,不知何时开始,又将何时结束。很快张曈就到了,她优雅的将风衣晾到一旁,顺手从衣兜里拿出一只口红,简单涂抹几下,便用嘴唇上下合击,使口红的颜色变得更均匀。

“打算在这儿吃?”张曈环顾四周,似乎对这家餐厅不太满意,“邗谭说一会他安排地方,正好我跟他有事要谈,大家见个面把误会解开,顺便讨论接下来的计划”。你说你来谈事就谈呗,咋还带上邗谭了呢,虽说我俩的关系还算微妙,但也只是表面现象,谁知道人家到底怎么想的。

“我了解他的意思”,张曈提包准备要走的时候我仍不甘心地说:“昆特的事我都了解,他没必要来了吧”。“你能替代他么?了解又有何用,我早跟你说过,没有他,昆特的事情你是搞不定的。”张曈反身坐下来,压低了声音。“而且现在出了点状况,王大友销声匿迹了,我们一直都在找他,公司账上莫名奇妙出现许多资金流,而且都是从昆特转过来的,这是有人要陷害我们,明目张胆的利用公户洗钱,这下事情就复杂了知道吗?如果我们不把事情说清楚,等昆特追究起来,别说朋友做不成,闹不好会有法律冲突,你想看我坐牢么?”

听完张曈的解释,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吃个醋而已,没想到事情却变得这般严重。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涉及两家公司的利益,稍不小心就可能葬身火海,到时候不仅公司无路可退,我也将受到责罚,既然事情交给我,不论需要付出多大努力,我都得欣然接受,比如现在要跟邗谭吃饭,我就感觉一点都不尴尬。

chapter12 战前准备(by 常宜子)

又是那家法国餐厅,我以为会有啥新意来着,不过熟悉的环境更能让我安下心来考虑问题。邗谭单刀赴会,似乎心情不错,可说要先到的他却害我们等了半个小时,所以我颇有些情绪,但他一坐下就叫了服务生,好像把我当空气,张曈却见怪不怪,似乎她跟这个人也并无交集,邗谭要了惠灵顿双人套餐,他说张曈最爱吃这里的牛排,张曈一脸的无奈,只是默许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绝不能让这小子在我面前秀恩爱。他倒是挺会来事,双人餐点的措不及防,差点让我一口老血吐桌上。“这位先生选好了吗?”服务生很有礼貌的走到跟前,“你说我点啥好呢?邗先生”我转头瞥了邗谭一眼,他却嬉皮笑脸地对服务生说道:“给他来一份狗粮套餐!”

好你个邗谭,关系刚有些转机就这般羞辱,简直不是人。服务生也忍不住笑起来,我却涨红了脸,“你们根本不欢迎我,算了,你们吃,告辞!”我起身做出离开的样子,邗谭一把拉住我的手,“喂!”我敏感的甩开他,“你生气的样子可真好玩,你们张总可在这呢,你走了,可就只有我陪她吃了”。

“你休想!”我气呼呼地又坐了回去。张曈半天没说话,突然指着邗谭说道:“你可真能撩,一来二去把我助理迷得团团转,可真是男女通吃啊,照这样下去,我的地位怕是不保”。

“不不不,我亲爱的女王殿下,您在我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他只不过是个小丑”。我怒不可遏地骂道:“你说谁是小丑!?我给你脸了是吧!”邗谭平静的脸上顿时布满阴云,眼见我俩就要动手,张曈一拍桌子,“你俩能不能给我安静点,这里是西餐厅,不是角斗场,想比武,谈完正事私下解决”。

我俩顿时没了脾气,像蔫了的黄瓜。张曈也不再沉默,因为上菜了,新西兰的鳌虾,美味的香草冻,北海道海胆,鱼子酱,樱桃番茄做的甜菜,是他俩套餐里的内容,而我则是面包,一道餐前小食,好像是鱼子酱和蟹肉,还有一杯调制的汁,似乎是柠檬、酸奶和松露汁混合的调味饮料,我果断品尝一口,清爽的口感,很适合当作开胃小点。

“我们好好谈事情吧”张曈吃了一口香草冻后说道。我坐在张曈旁边,看到坐在她对面的邗谭摆出OK的手势,我猜应该不是给我看的,但他却偏偏望向我。“请肖助理讲讲我们的分析结果好吗?”我也忘想他,只不过是瞪着眼睛,“因为我们要喝一下这个蘑菇汤,刚才服务生也说过,如果凉了就不好喝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行,那我就阐述下我的观点,首先我认为”张曈突然打断我的发言,“罗里吧嗦的,讲正题”。

“这个,我和邗总一致认为,是昆特出了内鬼,而这个人应该就是岑佩云,我敢肯定一定是她捣的鬼,毕竟网站这个项目一直都是她来负责,如果不是她网站的资金都去了哪里?”邗谭似乎也有话要说,他拿餐巾擦擦嘴,示意我坐下。

“别这么激动行不行,坐下说ok?”不料他却站了起来,“你的意思全都是我们公司的错咯,贵司难道就一点错都没有吗?你刚刚问网站的资金去了哪里,我正想要问你们呢,对呀网站的资金去哪了呢?据我所知,资金都到了你们公司的账上,我说的对吗?”空气突然凝结,张曈像是低头思考着什么。

我又记起张曈来之前跟我说的,假如真的是王董主导,可我们不也能说啊,如果调查起来就麻烦了,到时昆特毫发无损,我们却面临天价赔偿,怎么办?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毕竟事情没有根据是不能乱讲的。

我悄悄碰了碰张曈的胳膊,朝她使个眼色,“不如让张总说说我们的调查结果吧”。她当然心领神会,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叉子,“邗总”,他摆摆手,“叫我谭哥”。“谭哥,你也知道我们没有权利从你们账户上划钱的,而我们调查的时候也特别问了王大友这个问题,他明确告诉我们是岑小姐授权他这么干的,毕竟岑佩云才是你们项目的负责人,她完全有权利决定这件事”。

“莫名其妙给你们转那么钱,你以为我能信吗?岑小姐也不是傻子,她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是因为王大友的阴谋诡计,设计陷害我们公司”。服务生再次来到桌前,这次上的是日本有机温泉蛋,一道特制的土豆慕斯,邗谭将勺子插在蛋上,双手交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咳咳。您这么说就有些冤枉我们了,王大友有什么阴谋诡计,也只不过是个公关,他责任明确,就是要帮你们过审,而通过我们的调查发现,这笔钱标注的是版权交易,这不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吗?为啥要交给我们呢?如果不是岑小姐刻意为之,王大友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得到授权,在我看来,这完全是你们主动且自愿的行为,至于为啥岑经理会如此,那您得去问她”。

“而且!”张曈也发话了,“岑佩云作为你们的项目经理,知法犯法,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明明网站上就没几个你们自己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抄袭、盗版的,何来版权之说?”邗谭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一气儿将蛋吸入口中。

还不解气,邗谭又喊来服务生,问啥时候能上牛排,服务生告诉他牛排刚烤好,正用果木熏着,瞧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我和张曈相视一笑,张曈冲我眨眨眼,看来对我还算满意。​​​​

本文作者:常宜子

成为作者:请联系光网烈火客服部 webmaster@lighttp.c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图片、影视、音乐、文学作品均由本站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如果您侵犯了我们所发布的作品知识产权,版权所有人有权依据著作权,要求您赔偿版权人的损失,惩罚性赔偿金额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要求。

本页二维码
网站通过XHTML1.1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CSS3.0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Feed严谨校验


神来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