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黑色消息(by 常宜子)

时间:2018-9-7 作者:常宜子 分类: 日记

还别说这个法式餐厅真不赖,除了菜单看不懂,其他的诸如环境、服务我都打满分,餐是肖颖点的,作为一名地道的吃货她懂,我坐着就行,顺便欣赏一下张曈的颜。

“嘿!你眼里有屎啊”肖颖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可不是,我正瞧你呢”。肖颖作势要打我的头,被张曈拦下了,“公共场合,注意点,说吧,那边处理的怎样了?”

“我饿了,能不能先吃了饭再讲啊”“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邗谭明儿一早出院,我得去一趟,作为肇事者家属真是有操不完的心”刚要端起的水杯又撂下,尽管她说的利索,但我却听到了邗谭的名字,“什么?邗谭咋了?”

“出院!出院!他要出院了!”五雷轰顶般连说三遍,简直让人痛彻心扉。听到这样的消息,我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特别黑暗,事情好不容易有了苗头,就算找不到事实真凶,也不至于火上浇油,要是让邗谭这头怪兽回归山林,我这老猎人的好日子岂不到了头。

chapter10 黑色消息(by 常宜子)

正当我要继续追问,服务员上菜了,头盘是一道烟熏的三文鱼配土豆沙拉,接着还上了海式浓汤,浓浓的奶香味扑鼻而来,搞得我迫不及待想要品尝,因为太烫的原因,我只抿了一口,“嗯”我很陶醉。

“吃,就知道吃,公司那堆零食里有一半是你的”怨不得总有人给你打小报告,这下露馅了,我吃个零食你都知道,还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好老板。我心里这样想着,却悄悄把餐具放到盘子里,然后非常严肃的看着她,“怎么了?吃啊!你不是饿了吗?”我扑哧一声笑了,“这么着忙,急着去瞧如意郎君?”

“除了吃就知道耍贫嘴”,幸亏肖颖及时救场,等我反应过来肖颖脸都黑了,“你竟然觉着我喜欢他?”我连忙摆出交叉的手势,“No,当然不是””那你什么意思?”我看她的右手紧紧攥住刀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的意思是说,你能不能劝他暂时不要出院,咱们可不能参合啊,他要一来不就天下大乱了?”张曈将攥刀子的手松开,大拇指按住刀柄,“那你倒说说,为何?”

张曈也许并未料到事情的严重,如果邗谭在的话我们的工作将很难开展。“我去他公司处理纠纷,就我们这关系,不打起来就已经阿弥陀佛了”。她冷笑一声,继而说道:“你先别忙着烧香拜佛,就你这胸襟也办不成啥事,你别小看了这小子,表面一副吊郎当的样,实际对自家的事了如指掌,他爸老了,他再不好好努力,以后怕是要喝西北风”。

我没听错吧,这些有理有据的分析竟出自张曈之口,还说不是如意郎君,这么了解想必是有过深入交流。“要不我说你思想太龌龊,亏你也想得烂七八糟,从小他就跟我屁股后边,姐姐姐姐的叫,实际就是个弟弟,不可能不了解,是他一厢情愿,错误的把友情当成爱情,我有什么办法”张曈抬起叉子指向我,然后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制服敌人首先要和他交朋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之前正因为内部纷争才导致项目流产,这么大的教训还不足以明白让你去的目的吗?”

摸到汤杯温度适宜,啜饮一口,心中豁然开朗。“要我跟他合作?”我摇摇头,她点点头。“不然呢?如果他不帮你,昆特的事会解决吗?想了解实情就得登堂入室,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俩也是不打不相识,懂套路才是真聪明,交朋友是假,集证据是真,一旦找到与我们有利的内容就马上班师回朝,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惯着他们胡搅蛮缠的劲儿了!”

说实话我没料到张曈的城府如此深厚,只是无法接受这种解决方式,要我和邗谭交手没啥好怕,可却让我和他交朋友,似乎显得很难受,这种人怕是交流不来啊,三句不合就开怼,让人无处落脚的功夫可不是谁都会的,我自认为有三寸不烂之舌,可遇到像这样的铁公鸡,我也只能保证绝不动手。

天色已晚,我打算回公司休息了,张曈和肖颖俩人准备去医院看望那个卑鄙小人。我本不想多说,但处于担心仍稍作提醒,如果那小子敢出言不逊或动手动脚,我一定给他点颜色瞧瞧,张曈让我放心,只不过是慰问而已,就算有什么问题,毕竟是在医院那种地方,量他姓邗的也不敢怎样,我想想也对就不再阻拦,随她们去,大小都是为了公司,没办法的事,如果不是为了公司免受制裁减轻损失,我更加不会和昆特打交道,因为医院的事犹如一块疤,成了我不愿揭开的痂。

但不论怎样,总是要有进展的。邗谭顺利出院,是邗邱成和张曈一起接的,我听张曈说过邗谭母亲的事,早年因车祸去世,是邗邱成将他养大,当初邗邱成和张侨刚创业,买卖不好做,差点因为经济问题丢了抚养权,之所以宠着这小子,还给他定了娃娃亲,就是想要他生活的顺一点,不过这小子倒也争气,名牌大学毕业,现在也打拼出一份事业来,如此我倒也挺佩服的。

说到佩服,莫过于他可以为利益而接近张曈,可以促使张曈接近他,我却不能,我和她没有利益瓜葛,要说感情,我也只是个打工的,如若不是网络的相识,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联系,我不禁有些难过,不过转念一想,利益的关系又能维持多久,等事情有了结果,张曈自然要跟他拜拜,即使邗谭再优秀,不照样得不到,而我却与她心灵相通,如此看来我有点小确幸了。

不过眼前要面对的,是如何解决邗谭这个麻烦,资金的事还没弄清,他横插一手不知又会搞成什么样。不过我已做好两手准备,假如他恶语相向拒不合作的话,就让张曈威胁他,让他明白这样做只能加深敌意,造成恶劣影响,一旦决裂便和他一刀两断,从此绝不联系,如果笑脸相迎倒也好办,那就乖乖配合工作,该查查该整整,主动认错,皆大欢喜,岂不妙哉。​​​​

本文作者:常宜子

成为作者:请联系光网烈火客服部 webmaster@lighttp.c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图片、影视、音乐、文学作品均由本站或版权所有人授权发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如果您侵犯了我们所发布的作品知识产权,版权所有人有权依据著作权,要求您赔偿版权人的损失,惩罚性赔偿金额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要求。

本页二维码
网站通过XHTML1.1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CSS3.0严谨校验 网站通过Feed严谨校验


神来一句